关于我离开掷出窗外网维护团队的说明 

2012年9月15日,日本政府“国有化”钓鱼岛之后的第一个周六,各地一小撮“爱国”青年“不约而同”的走上街头,通过砸中国人购买的日本汽车,中国人经营的日本料理店,乃至洗劫中国人开的商场等形式来表达对日本政府的抗议,这一壮举发生在西安、长沙、青岛、深圳等地。

这一次是抗议日本,砸的是中国人的日本车;下一次要是抗议美国,遭殃的就是中国人的美国车;要是那位诺奖得主抽空再去欧洲“窜访”一圈,估计中国人的德国车、法国车也不能幸免。这不是爱国,这是病,得治。

这一年多来搜集的相关资料让我很清楚的知道:当下中国的食品安全形势是非常的严峻,且几乎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潜在的受害者。因此我们都应该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个人的力量虽然微薄,但聚集起来,却也能对现实世界起作用。这也是为何我并非食品安全专业的学生,亦非对此感兴趣,却愿意投入时间精力于其中的原因。但经历了这个堪称“水晶之夜”的周末后,我觉得食品安全问题虽然严峻,但有更重要的问题迫在眉睫。

简言之,脑子里进地沟油比胃里进地沟油更可怕。

就算将来有一天,经过多方不懈的努力,中国的食品安全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那又如何?只是会让这些砸车的年轻人更有活力而已,让他们欺负弱者更带劲而已。我突然非常理解鲁迅的选择了:

“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学医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强健,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

同时,这群施暴者何尝又不是受害者呢,狭隘、易怒、冲动、暴力、头脑简单,他们是这个国家精神垃圾食品的受害者。而很显然,精神上的垃圾食品对社会的危害比垃圾食品大的多,也直接的多。如果一个人餐餐吃地沟油,可能十多年后,他的身体状况会恶化;但如果他天天脑子里被灌地沟油,也许明天,你家的进口车就有危险了。

 鉴于此,我决定此后将空余时间的重心从致力于把超市里的黑心食品掷出窗外转移到把精神上的黑心食品掷出窗外。掷出窗外网虽然仍将继续关注食品安全,仍将是中国食品安全的新闻资料库,但除非特殊情况,我将不再负责进行掷出窗外网的站方更新。幸运的是,多谢小白同学编写的代码,使网站可以接受用户的自行提交,这一功能将一直开放。同样幸运的是,还有一帮志愿者在运营着掷出窗外网。同时,“掷出窗外网”的微博也将会继续运行,接受投诉、举报黑心食品的转发请求。如果条件允许,本年度的“中国食品达尔文奖”也将会继续举办。

为了让年轻人脑子里的地沟油少一点,那些早醒来的人们有必要做的多一点。这个过程通常被称为“开启民智”,已有不少德高望重的前辈们在践行。我才疏学浅,不敢自诩如此,只能从力所能及的小处着手。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将致力于打造一个分析流言的网络平台。这是我擅长的,也是我的兴趣所在,这和我的经历有关。网站名称是“流言研究中心”。域名:www.newsooxx.com 。微博:weibo.com/newsooxx

我的硕士专业是历史学,本科专业是遥感学。更换专业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当我在大学里初次通过网络接触到很多新鲜资讯时,却发现经过多年的教育,我居然还是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也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笨,这些年多读了些文章多长了些见识后才发现也不全是我的错。我们的教育似乎从来只灌输我们正确答案,而不教我们理性思考、批判性思维。于是我们的世界观非黑即白,要么全盘接受要么全盘否定,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学了五年历史学后,我最大的变化是质疑一切论证过程不能说服我的结论,是更容易平和的接受不同意见,是更理解胡适先生的“宽容比自由更重要”。这些,也是我希望这个流言分析平台能带给读者的。

吴恒

2012年9月17日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