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工作变更的公告

6月12日,从HR处获悉我已转正,成为食品行业的一名正式的全职员工。相关信息需要第一时间和掷出窗外网的参与者、读者和关注者进行说明,故有此文。为方便各位阅读,本文采用Q&A的形式。

 

1、为什么会去食品企业?

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向各位报告下这几年来我的经历。我默认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对掷出窗外网和我有基本的了解,也已阅读过掷出窗外网首页的文章以及《异粪相食》,这样可以省掉一些背景介绍的篇幅。

2011年6月,掷出窗外网上线,那个时候我还在大学读研究生;此后,网站处于类似维基百科的众包更新模式;2012年5月,因为《蛮子文摘》,掷出窗外网再次被媒体广泛关注。

掷出窗外网是我在大学期间做的诸多项目之一,其影响力远超我的预期和参与者的投入。现在看来,这一方面是因为此事的形式本身挺有新意,加之文字也写得不错,再加上契合互联网的传播特性,因此很快达到了引爆点;另一方面,更主要的原因是,食品安全问题当时是全民关注的热点议题,无论南北,不分左右,我们凑巧撞到了风口。

从一开始,一直到现在,掷出窗外网都是一个公益项目,虽然被媒体关注后,前后有超过一打的投资者和我谈过,但我从未想过将这个网站商业化。倒不是我排斥商业化,只是就事论事,我凭自己的经验和分析判断,这类网站商业化后,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反而会失去其公益性的吸引力,得不偿失。我不知道这样的判断是否准确,但如果从新来过,我也会照旧如此选择的。

2012年7月硕士毕业。此前本来计划着出国读书,后来因故暂缓,但也没有急着找工作。当时正好有出版社相邀,于是从2013年上半年开始,我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闭关著书。2013年7月底,初稿完成。但因为国内特殊的出版环境,2014年7月,书稿方才出版,名为《掷出窗外》。这本书算是我收集、整理的过去10年的中国问题食品史。不是畅销书,但书写得挺用心,算是对得起我的署名以及书价。

书出版后,赠送了一些给师友、采访过的记者以及部分当年掷出窗外网刚被关注时,在微博上私信鼓励我的网友(大概有近百名网友,但有数十人因为地址留的不全或没留电话,被快递退回;还有一些回私信时这批书已寄完,我也没有再寄,见谅)。书费加快递费,基本上就是首印的所有稿酬了。以至于妹子吐槽称,目前市面上流通的这本书估计都是从我这散出去的:(

书稿完成后,我在欧洲骑行了3个月。期间,接到一份工作邀请,一家正在做新媒体转型的媒体准备开设食品安全版块,栏目负责人之前和我在一个论坛上相识,询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对这家媒体感觉素来很好,加上觉得做记者也挺有趣的,于是2014年1月,我成为一名媒体人,做食品安全、环境保护领域的报道,直到2015年4月。

对于一个非新闻专业的人而言,做记者是一种奇特的体验。这一年多的经历感触很多,以后再找机会写总结。总之,见识了很多人,很多事,很累,但很有趣。记者入门的门槛极低,但出众的门槛极高,非常适合作为第一份工作。

虽然我不是食品科学专业,但从掷出窗外网开始就在关注食品安全问题,进入媒体后,关注的亦是这一领域,算是半路出家,也小有心得。然而在一些议题上,还是会有雾里看花的遗憾,会隐约觉得公众所获知、所感知的食品安全状况,与实情是存在不少差别的。中国的食品安全状况有多不堪?中国的消费者应该最警惕哪些食品安全问题?出路在何方?要解答这些问题,站在围墙外踮着脚用望远镜、放大镜看固然是一种途径,但如果能进入堡垒内部一窥究竟,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2014年底,偶然获悉某食品巨头将新设监控食品安全的部门,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打入内部的机会,这个职位听上去也比较有吸引力,于是联系了在该公司的朋友了解细节,并随后与这一部门新设的负责人进行了沟通。经历了一波三折的变故,2015年4月,我进入了食品行业,并在6月成为正式员工。

 

2、为什么要去公关部门?

其实最开始我是奔着食品安全部去的,我觉得这个部门应该更“专业对口”。在写过一份工作规划,阐述了自己对于食品安全的理解和准备做的一些事情后,该部门的负责人和我进行了沟通,然后表示根据我的想法,其实公共关系部门会更适合,于是介绍了公关部的负责人和我联系。后者和我相聊甚欢,邀请我加入其所在的部门。可能是因为企业的食品安全部门是一个技术门槛较高的部门,需要有扎实的科学知识背景。相对而言,我之前的经历和知识储备证明的是我在信息收集、整理和发布上的能力,而不是食品科学技术层面的能力。

这就面临着一个选择:想进入食品安全部门,但被拒;公共关系部门相邀,但我有些犹豫。是先进入这个行业,开始观察和积累,哪怕起点并不如预期;还是依旧站在围墙外,等更合适的机会?纠结了一下,决定先进去再说,多年的做事经验已经让我养成了面对一堵墙时先把帽子扔过去的习惯。不过阴差阳错的,我最后进入的是另一家食品公司的公关部门。

纠结之时想了很多,决定放手一试的主要原因是,我根据自己的兴趣、特长、底线以及企业的需求,画了一个四个圈的韦恩图,在圈圈的正中,我找到了自己的定位:风险交流。不过现状是,风险交流并不在多数企业的职位描述中,也没有被多少企业重视,而这也正是我希望自己能在这个领域有所突破的原因之一。在企业里,和风险交流最接近的部门往往是公共关系部门,于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3、公关主要做些什么事?

在中国,公关是一个饱受歧视的行业。这是个很讽刺的事情,公关本来是帮助企业树立好名声的,而公关行业本身的名声却很糟糕。就像一个近视的视力矫正医生,纵然这位医生的医术极为高明,但总觉得画风有点不符。公关被污名化的原因很复杂,既有社会的误解,行业本身也确有陋习。

食品行业的公关遭受的无疑是歧视的平方,同样的,原因一方面是误解随着食品安全问题的频频曝光而愈发严重,另一方面是一些从业者咎由自取。面对这种形势还选择去食品企业做公关,往坏处想,就是睁着眼睛往火坑里跳;往好处想,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在火坑/虎山里当临时工的这段时间见识不少,感慨良多。公关的具体事务有哪些?不同的企业对公关的定位不同,所做的事情也有差异,但还有一些是共通的。总的来说,公关要做的事很多,大的,小的,琐碎的……筹划会议、解决投诉、回应媒体、政府沟通等等。慢慢发现当初进来时想好的“风险交流”,是一种意识而不是具体的任务。我能做的是努力把这种意识贯穿在具体的任务之中。

4、如何处理多重身份?

我曾经创办了掷出窗外网,我曾被网友们关注并赞扬,我曾经写作了《掷出窗外》,我曾经当过记者。公益人、专栏作家、作家、媒体人……这些都是或曾是我的标签,当我进入食品行业时,不管我愿不愿意,这些标签都跟随着我。如果这些标签和我的新工作发生冲突时,我得有所取舍,而这些取舍得能被那些曾关心过我的人及我所尊重的人知悉,这也是我写这份声明的原因。

公司的规定倒是简单,主要两方面,一是因为职位而接触到的公司信息未经授权不能对外公布;一是未经授权不能代表公司发声。这两点都很好理解,也不难做到。需要说明的是第一点,有媒体同行得知我打算转入企业,而且是口碑堪忧的食品行业和口碑更堪忧的公关行业时,常会职业病般的问,如果你发现公司有不法行为怎么办?其实我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而且在决定加入前我已经想好了答案。

在入职培训时,我发现公司给出的答案更简单。作为一家美国公司及上市公司,公司的制度是非常健全的,公司不认同非法行为,并规定当发现可能存在不法行为或者担心被要求做的事涉嫌不法行为时,员工可以向公司的一个独立机构进行报告,由其负责调查处理。所以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我会先采取公司规定的步骤,没有效果再说。值得一提的是,在签入职合同时,一同签署的还有一份FCPA(《反海外腐败法》)的知情文件,这也算是另一面防火墙。

做记者时,可能是考虑到我的经历,主管曾告诫我,作为媒体人,应该报道新闻焦点而不是成为新闻焦点。我深以为然,在短暂的记者生涯中也做到了这点。巧的是,进入企业时,主管也有类似的表述,作为公关人,应该让公司成为焦点而不是自己成为焦点。其实从2014年初开始做记者时,我已经不常在社交网络上实名发文了,现在进入了企业,应该也会继续保持这个习惯。当下的舆论环境并没有开明到能将一个人的言论和其供职的单位区别来看,进行就事论事的讨论,只能忍痛割爱。不过,我会坚持写作,“生活很大,世界更大,我们还会再见的”,以另一种形式 :)

5、掷出窗外网怎么办?

掷出窗外网会持续运营下去,不管流量如何,不管评价如何。最初做这个网站时,没有想到会是一个长期的项目,但意外发现网站和我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当时感激与此,曾许诺会将网站一直维系。

网站将一直存在,但创始人的身份发生了变动,这会影响到网站吗?先且不论身份的变动会不会影响网站的实质运营,必须承认,这将给网站的声誉带来极大的风险:网站起步阶段受关注、被信任,一方面是因为本身的创意不错,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是作为一名普通的学生、普通的消费者,是站在消费者一边的。而如今,我成为食品企业的一员,成为掷出窗外网监督的对象。如何向读者证明,如何向被网站监督的企业证明,我没有既当运动员又当消费者?

好在证明方法在网站设立之前就已经构思好了:掷出窗外网本身的运作模式并不是由管理员发布新闻这种自上而下式,而是众包至每位网友的自下而上式,这是网站在上线之时就构架好的,一直持续至今。掷出窗外网是一个开放添加权限的问题食品新闻聚合平台,意味着每位网友都能添加符合要求的新闻。只要有网友发现自己上传的新闻无故消失,便可知道是有人在后台进行了删除。这也意味着,监督的权力是留给了每一位网友,包括每一家食品企业,而且这一监督非常易于查证。

我只是构思了这个网站的模型,并在众多志愿者的帮助下将其上线。但上线后,这个网站便不再只属于我或这群志愿者,而是属于整个互联网了。不必讳言,我现在所在的公司也曾被曝光过食品安全问题,相关新闻也在掷出窗外网上存着档。在我看来,我在这里工作,做的事情是协助同事,尽最大的努力,避免事故在未来发生,或当事故发生时减少伤害,而不是消除事故的历史记录。我也相信这家企业的价值观会认同这一点。

掷出窗外网还有个微博@掷出窗外网,在离开媒体时,我将这个账号及密码委托给一位掷出窗外网的志愿者,也是一位媒体人。根据约定,在接手之后,这位新的管理员更改了微博密码。

6、你真的想好了吗?

与一年多前从专栏作家转行做记者不同,这一次从媒体到企业的转行是一个重大且艰难的决定。我会有新的收获,但同时也会失去很多。对于那些曾经关注、信任、鼓励过我的人,我现在能向你们报告的是,这是我谨慎思考,权衡得失之后做的选择。希望我在未来的所作所为能不枉你们过去的判断。

抛开在前文中阐述的一些理由,我暂别媒体进入实业的另一个原因是,我想体验从评论者到从业者身份转变的感受。媒体的天职是监督,这一功能在这个时代尤为重要,而与此同时,如何做好被监督的事也是同样重要的。这个社会需要有人来监督,也需要有人来做事,缺少哪一方都不正常。

但凡迈开步走,就会听到评论声。进入企业,在第一线干活,脚上多少会沾上泥巴。我是这样理解的,为人处世,脚上和心上,不能两者都不沾泥巴,但也不能两者都沾泥巴,而让我挑的话,我会选择脚上有泥而心上无的生活,希望能努力做到。

十多年前喜欢看台湾的政论节目,深以为然一位政治人物常说的一句俗语并铭记至今:“怕热不要进厨房”。嗯,既然选择要进厨房,热就热点吧。

以上是我现在能想到的,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或想法想与我沟通的,可随时邮件我:wuheng.me#gmail.com

吴恒

2015年6月16日

评论功能已关闭。